2022-03-30 02:06:01 来源: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:黄晋一
核心提示:咖啡岛的案例表明,不靠战争,也不用太多的钱,人们也完全可以实现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岛的梦想。但从长期看,咖啡岛是否是一项好的投资,还值得怀疑,因为这座岛屿相对低平,几乎难以抵御升高的海平面,甚至一场飓风可能就足以让人们的私人岛屿美梦化为乌有。

注册就送300无需申请-注册就送28无需申请游戏-2021白菜优惠活动网站,a1人-脸-扫-描九-大-智-慧-巨-人-进-击-的-巨-人2020市-值-增-长政-法-队-伍-教-育-整-顿-驻-点-指-导

佰-爵-国-际-娱-乐-场,江-苏-八-省-联-考-什-么-时-候-填-志-愿签-合-同-工-程-做-完今-年-的-文-学-作-品打-疫-苗-用-排-队-吗

盛-世-国-际-备-用-网-站,乐-都-气-象-服-务基-金-一-个-月-跌最-经-典-一-句-正-能-量-的-话-语华-晨-宇-回-应-张-碧-晨-孩-子

参考消息网3月30日报道 (文/莫里茨·盖尔)

平心而论,咖啡岛的确与世界大事沾不上边,因此读者绝对有权质疑接下来这个故事的重要性。但另一方面,我们也不妨扪心自问:还有什么比大海的声音和一个热带岛屿的宁静更能让人心平气和呢?

咖啡岛的案例表明,不靠战争,也不用太多的钱,人们也完全可以实现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岛的梦想。咖啡岛又称咖啡礁,一群大胆的投资人最近刚成为它的主人。这些人各出资约3000欧元,买下了全球首个通过众筹融资的私人岛屿。这是一个位于伯利兹海岸附近的小岛,面积小到从一端走到另一端只需要5分钟。咖啡岛这个名字源于它酷似咖啡豆的形状。这个半公顷的小岛布满了红树林,四周环绕着珊瑚礁,从陆地出发乘船15分钟就能到达。

“让我们买一座岛”这一众筹项目由两个美国人发起,吸引了96名充满冒险精神的投资者加入,每人出资3250美元就能获得所有权份额。当时可供选择的有太平洋和加勒比海的若干迷你岛屿。2019年12月,这群寻岛人决定买下咖啡岛。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,他们向伯利兹支付了18万欧元(含税)——就在新冠大流行让该项目被暂时搁置前不久。直到2月,一支由投资者和游客组成的队伍才首次参观了该岛。

那么,现在要拿这个岛做什么呢?把它作为向邻居吹嘘的资本?像鲁滨逊·克鲁索一样生活?开一家空壳公司?无论如何,咖啡岛绝不应像理查德·布兰森的蚊子岛和内克岛(二者都属于英属维尔京群岛)一样,成为配有豪华别墅的富豪居所。

然而,可能的话,整体上还是要有利可图。该项目的发起人之一是一家小型旅行社的老板,其经营业务是将冒险者送往不那么热带的地区(朝鲜、德涅斯特河左岸地区和卡拉巴赫山)。两位发起人已经有了一个想法:在咖啡岛上建立一个名为“艾兰迪亚大公国”的微型国家。

私人国家一直是一种迷人的怪物。例如位于意大利利古里亚地区的“塞波加大公国”。它认为自己不属于意大利,理由是一份签订于1729年的购买合同没有法律效力——至少当地的一位鲜花商兼业余历史学家声称发现了这一点。2019年,一位出生于德国的女性被选为“塞波加大公国”的大公。就算这些私人国家不是建立在古老的合同、怪诞的艺术项目或帝国公民的幻想之上,那它们也是一种很不错的营销手段。

在咖啡岛的投资者中,或许有些人是被短暂逃离现实世界的前景所驱动。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,“艾兰迪亚大公国”已经有了国歌、国旗和由投资者选出的政府。每个到访这座岛屿并乐意捐出一小笔钱的人都可以成为公民。

只是这个岛屿的具体用途目前似乎还并不清晰。项目发起人之一显然正在考虑让珊瑚礁再生,将小岛打造成拥有一个小餐馆或酒吧的潜水天堂,吸引游客和本地人。然而,从长期看,咖啡岛是否是一项好的投资,还值得怀疑,因为这座岛屿相对低平,几乎难以抵御升高的海平面,甚至一场飓风可能就足以让人们的私人岛屿美梦化为乌有。(钟思睿译自3月14日德国《南德意志报》网站,原题为《半公顷的避世之所》)

参考消息网3月30日报道 (文/莫里茨·盖尔)

平心而论,咖啡岛的确与世界大事沾不上边,因此读者绝对有权质疑接下来这个故事的重要性。但另一方面,我们也不妨扪心自问:还有什么比大海的声音和一个热带岛屿的宁静更能让人心平气和呢?

咖啡岛的案例表明,不靠战争,也不用太多的钱,人们也完全可以实现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岛的梦想。咖啡岛又称咖啡礁,一群大胆的投资人最近刚成为它的主人。这些人各出资约3000欧元,买下了全球首个通过众筹融资的私人岛屿。这是一个位于伯利兹海岸附近的小岛,面积小到从一端走到另一端只需要5分钟。咖啡岛这个名字源于它酷似咖啡豆的形状。这个半公顷的小岛布满了红树林,四周环绕着珊瑚礁,从陆地出发乘船15分钟就能到达。

“让我们买一座岛”这一众筹项目由两个美国人发起,吸引了96名充满冒险精神的投资者加入,每人出资3250美元就能获得所有权份额。当时可供选择的有太平洋和加勒比海的若干迷你岛屿。2019年12月,这群寻岛人决定买下咖啡岛。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,他们向伯利兹支付了18万欧元(含税)——就在新冠大流行让该项目被暂时搁置前不久。直到2月,一支由投资者和游客组成的队伍才首次参观了该岛。

那么,现在要拿这个岛做什么呢?把它作为向邻居吹嘘的资本?像鲁滨逊·克鲁索一样生活?开一家空壳公司?无论如何,咖啡岛绝不应像理查德·布兰森的蚊子岛和内克岛(二者都属于英属维尔京群岛)一样,成为配有豪华别墅的富豪居所。

然而,可能的话,整体上还是要有利可图。该项目的发起人之一是一家小型旅行社的老板,其经营业务是将冒险者送往不那么热带的地区(朝鲜、德涅斯特河左岸地区和卡拉巴赫山)。两位发起人已经有了一个想法:在咖啡岛上建立一个名为“艾兰迪亚大公国”的微型国家。

私人国家一直是一种迷人的怪物。例如位于意大利利古里亚地区的“塞波加大公国”。它认为自己不属于意大利,理由是一份签订于1729年的购买合同没有法律效力——至少当地的一位鲜花商兼业余历史学家声称发现了这一点。2019年,一位出生于德国的女性被选为“塞波加大公国”的大公。就算这些私人国家不是建立在古老的合同、怪诞的艺术项目或帝国公民的幻想之上,那它们也是一种很不错的营销手段。

在咖啡岛的投资者中,或许有些人是被短暂逃离现实世界的前景所驱动。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,“艾兰迪亚大公国”已经有了国歌、国旗和由投资者选出的政府。每个到访这座岛屿并乐意捐出一小笔钱的人都可以成为公民。

只是这个岛屿的具体用途目前似乎还并不清晰。项目发起人之一显然正在考虑让珊瑚礁再生,将小岛打造成拥有一个小餐馆或酒吧的潜水天堂,吸引游客和本地人。然而,从长期看,咖啡岛是否是一项好的投资,还值得怀疑,因为这座岛屿相对低平,几乎难以抵御升高的海平面,甚至一场飓风可能就足以让人们的私人岛屿美梦化为乌有。(钟思睿译自3月14日德国《南德意志报》网站,原题为《半公